河南某某科技——包装行业领导者!
0388-88048209 admin@sh-tiantian.com

亚搏手机在线登录入口-40集电视一连剧文学剧本《迷恋》

 成功案例     |      2021-11-16 00:10
本文摘要:第一集 (上半集) 1 海河市 夜 外穹隆的天空像一把庞大的天伞罩住这座海边都会——海河市。天伞下的无边夜幕被零落星辰戳得千疮百孔,西边那高悬着的一弯残月在不住地编织、缝补着。 弯月铺展开的如练月光,把整个海河市缠裹住,像是披上了一件银光闪闪的庞大斗篷。在斗篷的这一处或那一处的褶皱间,时不时反射出鳞鳞的光。现在的海河市像巨人一样蜷缩在斗篷里酣然入睡,在大地脉搏的跳动中喘息、起伏、颤巍着。倏然,一颗流星划过天际,闪电般劐裂天幕。 这道耀眼的冷光利剑般刺穿斗篷。

亚搏手机在线登录入口

第一集 (上半集) 1 海河市 夜 外穹隆的天空像一把庞大的天伞罩住这座海边都会——海河市。天伞下的无边夜幕被零落星辰戳得千疮百孔,西边那高悬着的一弯残月在不住地编织、缝补着。

弯月铺展开的如练月光,把整个海河市缠裹住,像是披上了一件银光闪闪的庞大斗篷。在斗篷的这一处或那一处的褶皱间,时不时反射出鳞鳞的光。现在的海河市像巨人一样蜷缩在斗篷里酣然入睡,在大地脉搏的跳动中喘息、起伏、颤巍着。倏然,一颗流星划过天际,闪电般劐裂天幕。

这道耀眼的冷光利剑般刺穿斗篷。被刺中的海河市,透过斗篷的伤口裂隙,流下一滩天体的银色血液。

海河市在银色血液的伸张、浸染中痉挛、颤栗、呻吟着。少顷,它欠了下庞大的身躯,奋起了下斗篷,又若无其事地蜷缩起酣睡了。2 楼区卧室 夜 内[镜头特写]:(接流星划过的下一个镜头)冷光照亮了楼区的一扇窗子。

透过窗子模糊看到一年轻青年男子正在熟睡。[OS]解说人的声音(此人的解说贯串全剧):石岩墨――海河市副市长石方正的大令郎。青年作家。3 石岩墨卧室 夜 内月光透过宽敞的玻璃窗子充满整个卧室,朦胧的月光给房间的整个轮廓披上了魔纱。

卧室里的人、物、景在影影绰绰、若隐若现中有一种神秘感。(镜头由外及内,由远及近,逐步推进。

)卧室宽敞、简练,几件必用家具的部署像是自然地胡乱摆放,可又是那么和谐的和空间融为一体,像是自然得长在一起的有机体。卧室的整个北墙是一幅立体山水油画。油画中的山、水、草、木、花、树、鸟、虫在月光的涂抹、润色中注入了生命,变得栩栩如生、真假不辨了。

此时,一首爱母呢喃声般的轻音乐,陪同着石岩墨轻微的鼾声响起。石岩墨这轻微的鼾声也是这音乐的一个音符,是音乐合声的一部门。这音乐像温润的泉水浸透整个空间。

它不像是来自人世间,像是从天国飘流下来的,是天籁合奏的仙乐!让听到她的人和物都消融、剖析,回归了灰尘,回归了天国。仙乐飘进石岩墨的梦乡,他微笑着翻了个身,仰卧、平躺,舒展开手脚,似乎灵魂是向天国飘去了。

[镜头特写]:朦胧的月光给躺在床上的石岩墨注入了阿波罗(阿基琉斯)的神韵。石岩墨英俊的面容,康健的身躯,完全自由舒展、敞放的身姿——完全融入了另一个世界。[下面的形貌是写给导演看的,是为了缔造出卧室音乐的效应。]音乐是油画下方人工小山(是自然界中大山的缩影)上流下的水撞击到渠道内的砾石发出的琮琤之音。

(小山自上而下的水渠中铺满了砾石。稀疏、崎岖、巨细、质地纷歧的砾石和流下的水撞击就能发出差别的音符。控制流水的巨细,急缓和密度就能撞击、弹奏出一段完美的音乐。

这是石岩墨的发现。音乐的控制是由原音乐控制电流形成脉冲,再由音乐脉冲控制水流电机形成的。)。

[石岩墨卧室里一切的形貌都是为了越发突出他是一个享受自然和追求真理的人。镜头一定要拍这种意向。

][梦乡1][梦乡特别重要,它贯串始终。是人立体生活,生命一维的组成,是真实与梦幻,理想与现实的接合点。是唯物论与唯心论介点,相互浸透的透析与论证]。一团氤氲之气逐步淡开,一个少女长发披肩的背影,影影绰绰、若隐若现,陪同着李哲卧室里这种轻柔,抚弄灵魂心弦的乐音(现实中的音乐。

说明石岩墨是在甜睡和清醒之间的层面)逐步地浮出。站在远处的石岩墨盼望着,盼望窥其少女长发遮掩住的全貌。随着雾气的飘离、散淡,这个少女修长、盈润、袅娜的身姿完全出现出来(镜头特写,要体现出这种期待中的美;这种期待中的最美;这种最美就在期待中。

以后章节还会经常形貌这是一种梦与现实的联合;是一种人与神的融会。)[这是作者特别形貌的本意,导演要体现出作者的本意来]。石岩墨呆看着前方少女楚腰卫鬓、翩若惊鸿的身姿,惊讶得呆如木鸡、情不能己。

这少女站定未动,任凭微风吻面,雾气阑珊、星星点点的在秀发间缭绕、舒卷慢腾。长长的秀发被微风撩拨,瀑布般流动,海浪般摇曳(镜头特别拍摄出秀发的摇曳、弄姿,这是下一剧情诱因的负担。)、反转中流露出半个晶莹剔透、细腻、平滑如玉的耳垂。耳垂在反转、流动的秀发中若隐若现,半遮半掩,影影绰绰,像发着光的珍珠。

石岩墨情不自禁地向少女挪步、靠近。少女和石岩墨同样的速度向前飘动。石岩墨身不由己地奔跑起来,少女也以同样的速度向前、向斜上空飘飞起来,石岩墨始终无法靠近、看清少女的全貌。

石岩墨只看到少女的背影拖拽着长长的秀发犹流风回雪,在空中飞翔摇曳、舒卷弄姿,刹那间像流星拖拽出的尾巴,耀眼的光明一闪事后,即酿成了一片黑暗。(这一组镜头要拍摄出以外物的惟妙-惟肖,来影射出人物神仙般的,神秘中的晶莹剔透。

)石岩墨伸手喊着:你是谁?等等……【 梦乡竣事】4 石岩墨卧室 夜 内平躺在床上的石岩墨伸手乱抓着:等等……等等……石岩墨醒了,挓挲着双手机械地坐了起来。石岩墨思想仍沁浸在适才的梦乡里。石岩墨又逐步地平躺下,回味适才的梦乡。

yobo体育

清醒过来的石岩墨,一阵失望袭来。此时,屋内音乐声传进石岩墨的耳朵。石岩墨闭上眼睛又在回味着适才梦中的音乐。

石岩墨:至少一半是梦,一半是现实(是说梦中他听到的音乐)。哎,几多次了都没有看清她长得什么样子!一定是个貌美的天使——天使百嘉利、贝雅特利齐,圣母玛丽亚,还是……魔神塞壬,妖神美杜莎。或许她们都喜欢我的音乐……下次梦中一定要跑得再快一些。石岩墨突然想到了什么,急遽下床光着脚急急忙地向书房跑去。

5 华光团体办公楼 夜 外浓稠的夜色物质般笼罩住华光团体的整座院落,栅栏围墙边三三两两的路灯光晕,也没能稀释夜色浓稠的浓度,更像是五更起床的孩子,睡眼惺忪中有意无意地示意着团体的界限。时不时,昆虫此起彼伏的啁啾声,一次次撕裂、吞噬着深夜的静谧,亦或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了。办公大楼黑袍加身的教士般,肃穆、威严地耸立在黑夜里,孤独地独守着黑夜的寂静、静谧。事如愿违,楼后的一个黑影,把静谧如睡的夜,瞬间撕扯得支离破碎。

黑影、影影绰绰、若隐若现,经由路灯下,泥鳅逃命般划出一道轻易的污浊海浪线黑痕,快速蹿至楼下的黑暗里。黑影一连窥探"侦查"了一楼的几个窗户,用手摸了摸钢制、略有点冷气的防盗窗,自知无望中抬头看向楼上。看到三楼唯一一扇窗户透出灯光。

黑影飞蛾般扑光、踅摸至透出灯光的窗子楼下,猴子一样敏捷地顺着白杨树爬至三楼齐高处,凭枝蛙跳、抓住楼上的下水管线攀至窗跟下。黑影从窗子一侧老练地审慎探脑,窥其屋内动向,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微机旁全神贯注地写着工具。6 石岩墨书房 夜 内石岩墨走进书房,打开桌子旁的落地灯。书房的宽敞,昏暗的灯光似乎宽慰不到边。

昏暗、柔和的灯光涂抹在房间四周的古色古香书橱上,反射着幽幽的光。房间内书纸散发出的味道和书橱散发出的木香气味,混淆出一种特殊的气息。

石岩墨屁股还没有坐到椅子里就急不行耐地打开电脑。石岩墨等候着电脑开机启动。

石岩墨围着电脑桌徐徐地踱着步,口中吟道:随着这团氤氲之气徐徐退去,天使袅娜修长的身姿像可透光的透明体一样逐步显露,若隐若现、影影绰绰……她逐步地转身,转身……(是盼望梦中的女子转身,得起全貌。)电脑启动完毕,石岩墨急回转身坐在电脑椅子里。石岩墨滑动鼠标打开文档。荧屏上泛起了石岩墨许多作品的标题。

石岩墨点开标题是《迷恋》这部长篇小说(这是石岩墨正在创作着的长篇大著)。石岩墨拖动鼠标到一段文字停下。[镜头特写这段文字]:[OS]解说人的声音:少女在河堤树荫的蜂拥下走着。

王木青(石岩墨作品中的男主人公)在后面做贼般小心地目送着。他真想跑到少女前边看看少女的仙颜,可是他不敢,怕惊动她,吓着她,这样恐怕以后连她的背影也无缘享受了。炙热的风卷起河面的清爽亲吻着少女的全身,微风中舞动着深浅逐变的淡绿色连衣裙摆映显出她袅娜的身姿,影影绰绰、若隐若现。她抬起双手拢着被清爽掀卷起的秀发。

乌黑闪着光的秀发瀑布一样在她碧玉般的手指间流动着。王木青愣住脚步,屏住呼吸享受着眼前这天人合一的美景……——他期待着她转身……他期待着窥其全貌。石岩墨拖拽鼠标删掉部门文字。

石岩墨开始重写。石岩墨敲击着键盘。[镜头特写]:荧屏中泛起文字:[OS]解说人的声音:[梦乡的镜头画面,随着男子的声音一 一浮现出来。声音叠加在画面上。

]前面轻盈闲步的少女,她的身姿,她的倩影,她的穿着,都恰当的和自然融为一体,像是自然界里生长出来的。她不像是世间的,像是来自天国,亦或是来自梦中。

她突然站定不动,任凭微风吻面、清爽沁心。她长长的秀发像是天宫关不住的单色彩虹披在了身上;更像是天宫窗口倒下的一股天泉,挂在了她的头上。天人为了使天泉和她皮肤相配,才把玉浆的天泉酿成了流动的玄色。

这股流动的玄色,瀑布般激荡在了她――美的饰边。她袅娜、妖娆、软玉温香的身姿,如清风般清冽、凉爽;如泉水般清澈、温软;如阳光般绚丽多姿;如磁力般神秘,和发生着引力的能量。微风轻拂,撩起的秀发云舒云卷、起伏飘逸,反转中流露出半个晶莹剔透、细腻、平滑如玉的耳垂。

耳垂在反转的秀发中影影绰绰、若隐若现,像发着光的珍珠。王木青被眼前女孩这种神秘的美吸引着。这种神秘美的吸引力,像地球的引力一样,是如此的庞大,以致王木青不得不、不由己地向少女挪步、靠近。少女似被清风拖拽,急步向前走动,突然转弯消失在绿荫之中,亦或是消融于绿荫了。

王木青自责着捶胸顿足:"我没有走动,都是我的腿不听使唤。我不是居心要惊吓你的,我只想看看你的脸,看看你的眼睛。”王木青双膝跪地,涕泪滂沱,对苍天嚎哭、倾诉,使劲地敲打着自己的双腿:"都是你,都是你把她吓着了。

"石岩墨停下手里的键盘长长地叹了口吻。石岩墨抬手擦掉已流到下巴磕的泪水。石岩墨唏嘘了声:我是真想看看她的仙颜(梦中的女人)……唉!只那一头梦中的秀发也足以慰憾的了。

石岩墨起身关掉落地台灯走到窗子前拉开纱帘。窗外一片静谧,险些听到黑夜蚕食星光的唼喋声。

一捧清凉钻入窗内,石岩墨深吸了一口,眼光深邃看向遥远的穹苍。石岩墨转身从抽屉拿出烟,又到窗台上摸火机。

石岩墨不意间,摸到了窗子右边,挂着的双管猎枪。石岩墨放下烟,摘下猎枪端详着。石岩墨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听筒放到耳边,手指触着按键。

7 海河宾馆 夜 外夜晚的海河宾馆门前,一条领悟南北街道的宽阔柏油公路,休止符一样,略微削弱了白昼的富贵和喧嚣。耸立在街道双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被色彩缤纷、斑驳陆离的华灯,粉饰的流光溢彩,竹苞松茂。坐落在中间路段的海河宾馆,拔地倚天、鳌里夺尊。这座白色,模拟西方中世纪的哥特式修建,在夜晚灯光的洗礼下璀璨醒目。

那圆拱形教堂尖顶式塔楼的顶楼,直刺穹隆的茫茫夜色。那半圆式的门廊,像如饥似渴的野兽张开的巨嘴,做着欲扑的姿势,随时吞下觊觎已久的猎物。8 海河宾馆 客房 夜 内朦胧、幽暗的灯光影影绰绰、朦朦胧胧映射出豪华房间内的床上一男一女正在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女人娇嗔的喘息声时不时、嘤嘤呀呀地穿透昏暗的灯光,在整个房间内缭绕。

床上那两个汗津津,闪着幽光的胴体,在翻腾、绞缠、厮杀着。整个大席梦思床猛烈地发抖、震颤,摇曳着房间暗红、迷乱的灯光闪烁不止。铃铃铃:床头柜上的电话不知趣地狂叫了起来。席梦思床上雷鸣闪电后的狂风暴雨,和地震山摇后的天崩地裂,霎时偃旗息鼓,平静如初,房间里静得像扑灭后的死寂。

床头柜上的电话声还在执拗地叫着,像死寂中日本人又投下了一颗炸弹的爆炸声。电话铃声戛然而止(像日本人投下的炸弹,排了一股臭气没爆后,死寂对它的惊悸、蔑视。)。

豪华席梦思床上的狂风骤雨又回复如初。它比初前来的更猛烈了。铃铃铃、铃铃铃:床头柜上的电话铃声像大喘息后的停顿又更猛烈地叫起来。床上的云雨不再间歇。

喘息、嗫嚅中的男子伸出一只手,把床头柜上的电话用力扒拉到地上。9 石岩墨书房 夜 内石岩墨站在窗前,耳朵上挂着的电话听筒用肩膀夹着。石岩墨拿起精致的煤油火机打着火,正欲点燃嘴上叼着的烟。

[OS]听筒里传作声音:噼里啪啦,叮呤当啷(石岩墨夹在肩膀上的听筒内传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石岩墨被听筒里的声音震得猛歪头躲闪,听筒向地上掉去,石岩墨敏捷地伸手抓住。石岩墨手里着火的火机掉到自己的身上。

石岩墨收腹、侧身、微蹲、挺胸,敏捷、迅速地用胸点开就要落到身上的火机。火机就要落到地面,石岩墨用脚面轻轻一挑,着火的火机划出一道弧线飞过石岩墨的头顶,石岩墨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接住。(石岩墨这一连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行动,看出石岩墨是练过功夫的。

)石岩墨竖起耳朵听听楼下有没有惊醒怙恃。石岩墨用手中还在燃烧着的火机,点燃嘴上叼着的烟。

石岩墨向窗前靠近深吸了一口烟,把烟圈向窗外吐去。石岩墨愣愣地看着手里的听筒:嗨,脾气大的冲上云霄,进入天庭了,闹天宫了。

不是又挣大钱了,就是又升官了。石岩墨重新把听筒又放到耳朵上。

10 海河宾馆 客房 夜 内[镜头特写]:电话半挂在床头柜的一角,听筒撒落到一边(电话已经是接通的)。床上厮杀的人已是跳出了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欲死不能,欲活不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忘我、无我、有我,死了犹在世,在世犹死了,懵懵懂懂、混混沌沌,宇宙伊始,天地混沌,扑灭了又创世了,创世了又扑灭了。声音也由嘤嘤咿咿、啊啊哦哦的低音,变为咿咿呀呀、嗯嗯哼哼的中音,又变为哎哎噢噢、啊啊呕呕的高八度的高音。

亚博APP全站

随着声调的逐渐升高,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以至于都似野兽般的嚎叫了。11 石岩墨书房 夜 内石岩墨耳朵像是被听筒蛰了一下,迅速把听筒放下,站在窗前像被什么惊吓了一样发着呆(显然是被听筒内传出的声音吓着了。)。

石岩墨似回过神来,踱步到书橱前找着书。石岩墨:既没有挣了大钱,也没有升官。

原来是王实甫说的:软玉温香抱满怀,春至人间花弄色,露滴牡丹开……石岩墨拿出一本《追忆似水年华》的书:普鲁斯特说:"这是野兽死亡前的嚎叫。是什么……什么复生前的祈祷……"(石岩墨翻看着书)石岩墨把手里拿着的《追忆似水年华》的书放回原处,又在找着书。石岩墨拽出一本《查太莱夫人的情人》这本书。

石岩墨翻看着,找书内里想找的内容。石岩墨:劳伦斯说:"是一种天籁的弄弦;是女娲缔造生命后小憩的喘息。"石岩墨:有这么神秘吗?劳伦斯也知道中国的"女娲"?是不是译者的杜撰吧?石岩墨放下书,又去找此外书。

12 华光团体大楼门口 夜 外门卫老人开启了电动伸缩门,探出头来,和一个推着自行车的中年男子打招呼。门卫老人:甄工程师,又加班了?中年男子:唉。

又给你添贫苦,打扰你休息了。门卫老人:甄工程师又客套,这是我的事情。

我这把年龄的人,觉少了,没睡着,等着你呢!黑咕隆咚的,你可得注意宁静。甄工程师:谢谢你,老赵师傅。你这硬朗的身体,年轻人都比不了啊。

我家近,路熟,习惯了。你休息吧。甄工程师骑上车子向前蹬去,身后传来吱吱呀呀关门的电动门声。13 甄工程师办公室 夜 内楼后窗外的黑影偷偷摸摸地翻过窗子,进入到屋里,老道地先来到门前把耳朵紧贴在门上,听着门外走廊里的消息。

当确定宁静时,拿脱手电筒,用手拢着光柱,压得低低的,开始轻手轻脚地翻箱倒柜,搜寻着要找的工具。最后把光柱停留在微机上。


本文关键词:亚搏,手机,在线,登录,入口,-40集,电视,一连,剧,yobo体育

本文来源:亚博APP全站-www.sh-tiantian.com